菲律宾aoa体育

菲律宾aoa体育:杨本芬:60岁在厨房开始写作80岁继续“用笔赶路”
发布时间:2022-12-05 04:53:56 来源:aoa彩票 作者:aoa电竞体育

  “我也感到奇怪,只要提起笔,过去那些日子就涌到笔尖,抢着要被诉说出来。我就像是用笔赶路,重新走了一遍长长的人生。”

  杨本芬1940年出生于湖南湘阴,17岁考入湘阴工业学校,后进入江西共大分校,未及毕业即下放江西农村。此后数十年为生计奔忙,相夫教子,后从某汽车运输公司退休。

  她在80岁那年正式出版了第一本书《秋园》,讲述母亲的故事;次年出版《浮木》,今年初又出版了第三本书《我本芬芳》。杨本芬一直用质朴真诚的文字写自己,写家人,写这一生经历过的坎坷、苦楚,以及格外珍惜的些许温暖。

  作为小说创作的起点,《秋园》写于杨本芬60多岁时,在二女儿家的厨房。那时候她去南京帮女儿带孩子,在书房里偶然读到一本野夫的《江上的母亲》。

  “我边看边哭,我也有一个妈妈,我也要写。”日前,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杨本芬如是说。

  “那年,我的母亲——也就是书中的秋园,她的真名是梁秋芳——去世了。我被巨大的悲伤冲击,身心几乎难以复原。我意识到:如果没人记下一些事情,妈妈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将迅速被抹去。”

  大概4平方米的厨房里,水池、灶台和冰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杨本芬坐在一张矮凳上,以另一张略高的凳子为桌,在一叠方格稿纸上开始动笔书写她的母亲,以及一家人的故事。

  因为怕忘记一些事情,杨本芬抓紧时间写。她说,会随身带一个塑料袋子,装着一支笔和几个本子,随时随地写。

  女儿帮杨本芬把手稿转化成电子版,发到网站上,又吸引了出版社的注意,最终成为3本纸质书。如今杨本芬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一排能容纳五六百本书的书架,还拥有一大批每天和她热情互动的读者、粉丝。

  脚痛深深困扰杨本芬,可她依然坚持每天写下去,目前已完成了第四部小说的书稿。

  在新书《我本芬芳》中,杨本芬书写60年婚姻故事,写尽那些无人知晓的伤痛与困惑,孤独与挣扎。书中正当青春年华的“惠才”,嫁给“吕”之后却被冷漠相待,一次次悲叹“想不到你对我不好”也得不到任何真挚的回应。甚至晚年的陪伴与照顾,只是换来了老伴明确表示“来生不愿意在一起”的答案。

  杨本芬认为,“面对真实的勇气”是她写作的最大特点。“到我这个年龄还写些虚情假意、空空洞洞的东西,就没有价值了”。

  中青报·中青网:在《我本芬芳》里你提到年轻时第一次投稿成功的经历,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

  杨本芬:那时候写的是田园风光。当时我带着才1岁的女儿玩,我记得很清楚,看到那些采茶的人包着头巾、背上背篓,在茶树之间来回晃动,即使我看不到她的面貌,但我觉得这个样子很美,所以就写下来了。我给本县的一个杂志投了稿,没想到录用了。我挺高兴的,以前也没写过东西。

  当时我没跟别人讲这件事,因为大家都很不容易,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没有闲情逸致谈什么写作、文化、看书——这些都好像是一种另类人一样。我很少和人家讲其实我爱好文学,喜欢看小说,喜欢写作。

  投稿录用得了几块钱稿费,我特别高兴。我记得那天去领稿费的时候,我这个手一直没有离开右边那个口袋,我生怕它不翼而飞,这个东西对我来讲比几块钱更宝贵。

  杨本芬:十几年前,我在女儿家里看到很多书,然后看到野夫的《江上的母亲》。我边看边哭。我也有一个妈妈,我也要写。那个老房子厨房很小,但是我写东西没有太多要求,灶台上能写,两条一高一矮的凳子我能写,吃饭桌子上我也能写。反正我就是需要一个塑料袋子、几个本子,然后一支笔,随时随地写,还是怕忘掉很多事情。

  我写了很多很多,纸张装了一大袋子,好几斤。当时我也不敢拿给女儿看,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种能耐把它写出来,而且女儿章红对文字要求很严,铁面无私。但是后来我把《乡间生死》这一篇拿给她看,她就跳起来,喊她老公说:“我妈妈会写小说啦!”这篇小说之后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

  女儿看到我写的《秋园》还可以,帮我贴到网上,我看到好多人的留言、鼓励、认可。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深夜3点钟我都要爬起来,害怕别人留了言,我没有回复,对不起人家。

  中青报·中青网:最新出版的《我本芬芳》讲述婚姻困境,不少读者佩服你讲述和写作的勇气,你认为自己是勇敢的写作者吗?

  杨本芬:我觉得我很勇敢。到了这个年纪,如果我写那些用虚情假意拼凑出来的文章,没有多大意思。不如还是真实地反映一些生活中真正存在的问题,这也没有什么丢脸的。

  其实最早我并没有打算出版《我本芬芳》,我想“不要出不要出,别人肯定会对号入座”。但最后还是出版了,因为我觉得不管是中国的年轻人还是老一辈人,婚姻中可能都存在很多困境与困惑,很值得去思考,所以我勇敢地写出来了。

  在《我本芬芳》里,我想写的是一个女性的情感经历,婚姻中没有坏人,两个人都是好人,但是他们最后都没有得到幸福。很多读者看了这本小说,都说从中“看到了爷爷奶奶,看到了爸爸妈妈”(的婚姻),他们会产生同感。

  我不想写虚幻、套路的东西。我实打实地写,我实打实地真诚对待,别人才会真诚对待你的文章。

  杨本芬:讲句实在的,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挂了”。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一旦开始写,我就有了冲动,想赶紧把它写出来,所以就有一种用笔赶路的念头。

  那些事情太多了,印象那么深,都嵌在我脑子里。一提起笔来,我就能够哗哗哗地写出来。对于我而言,写作也不是有什么必要、明确的使命,而是觉得这些人物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推动着我把他们写出来。

  中青报·中青网:如今在南昌的家里,你拥有自己的书房,每天读书写作状态是怎样的?

  杨本芬:到南昌来以后我有了自己的书房。坐到书房里看书有点享受,书房有一排书架,但也放不下太多书,大概五六百本吧。

  我喜欢读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韩少功的《马桥字典》。我还看了很多外国小说,比如《安娜·卡列尼娜》《烟》《三个火枪手》《百年孤独》《红与黑》等。

  写作的时候我会专心致志地写。一般我每天早上6点钟就醒了,在脑子里计划、总结一下今天要写什么事情,起来后就开始写。但是我写不了多久脚就会痛,要拿热水袋敷着。这个日子也是度日如年,不过在努力活着。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也感到奇怪,只要提起笔,过去那些日子就涌到笔尖,抢着要被诉说出来。我就像是用笔赶路,重新走了一遍长长的人生。”

  杨本芬1940年出生于湖南湘阴,17岁考入湘阴工业学校,后进入江西共大分校,未及毕业即下放江西农村。此后数十年为生计奔忙,相夫教子,后从某汽车运输公司退休。

  她在80岁那年正式出版了第一本书《秋园》,讲述母亲的故事;次年出版《浮木》,今年初又出版了第三本书《我本芬芳》。杨本芬一直用质朴真诚的文字写自己,写家人,写这一生经历过的坎坷、苦楚,以及格外珍惜的些许温暖。

  作为小说创作的起点,《秋园》写于杨本芬60多岁时,在二女儿家的厨房。那时候她去南京帮女儿带孩子,在书房里偶然读到一本野夫的《江上的母亲》。

  “我边看边哭,我也有一个妈妈,我也要写。”日前,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杨本芬如是说。

  “那年,我的母亲——也就是书中的秋园,她的真名是梁秋芳——去世了。我被巨大的悲伤冲击,身心几乎难以复原。我意识到:如果没人记下一些事情,妈妈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将迅速被抹去。”

  大概4平方米的厨房里,水池、灶台和冰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杨本芬坐在一张矮凳上,以另一张略高的凳子为桌,在一叠方格稿纸上开始动笔书写她的母亲,以及一家人的故事。

  因为怕忘记一些事情,杨本芬抓紧时间写。她说,会随身带一个塑料袋子,装着一支笔和几个本子,随时随地写。

  女儿帮杨本芬把手稿转化成电子版,发到网站上,又吸引了出版社的注意,最终成为3本纸质书。如今杨本芬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一排能容纳五六百本书的书架,还拥有一大批每天和她热情互动的读者、粉丝。

  脚痛深深困扰杨本芬,可她依然坚持每天写下去,目前已完成了第四部小说的书稿。

  在新书《我本芬芳》中,杨本芬书写60年婚姻故事,写尽那些无人知晓的伤痛与困惑,孤独与挣扎。书中正当青春年华的“惠才”,嫁给“吕”之后却被冷漠相待,一次次悲叹“想不到你对我不好”也得不到任何真挚的回应。甚至晚年的陪伴与照顾,只是换来了老伴明确表示“来生不愿意在一起”的答案。

  杨本芬认为,“面对真实的勇气”是她写作的最大特点。“到我这个年龄还写些虚情假意、空空洞洞的东西,就没有价值了”。

  中青报·中青网:在《我本芬芳》里你提到年轻时第一次投稿成功的经历,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

  杨本芬:那时候写的是田园风光。当时我带着才1岁的女儿玩,我记得很清楚,看到那些采茶的人包着头巾、背上背篓,在茶树之间来回晃动,即使我看不到她的面貌,但我觉得这个样子很美,所以就写下来了。我给本县的一个杂志投了稿,没想到录用了。我挺高兴的,以前也没写过东西。

  当时我没跟别人讲这件事,因为大家都很不容易,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没有闲情逸致谈什么写作、文化、看书——这些都好像是一种另类人一样。我很少和人家讲其实我爱好文学,喜欢看小说,喜欢写作。

  投稿录用得了几块钱稿费,我特别高兴。我记得那天去领稿费的时候,我这个手一直没有离开右边那个口袋,我生怕它不翼而飞,这个东西对我来讲比几块钱更宝贵。

  杨本芬:十几年前,我在女儿家里看到很多书,然后看到野夫的《江上的母亲》。我边看边哭。我也有一个妈妈,我也要写。那个老房子厨房很小,但是我写东西没有太多要求,灶台上能写,两条一高一矮的凳子我能写,吃饭桌子上我也能写。反正我就是需要一个塑料袋子、几个本子,然后一支笔,随时随地写,还是怕忘掉很多事情。

  我写了很多很多,纸张装了一大袋子,好几斤。当时我也不敢拿给女儿看,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种能耐把它写出来,而且女儿章红对文字要求很严,铁面无私。但是后来我把《乡间生死》这一篇拿给她看,她就跳起来,喊她老公说:“我妈妈会写小说啦!”这篇小说之后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

  女儿看到我写的《秋园》还可以,帮我贴到网上,我看到好多人的留言、鼓励、认可。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深夜3点钟我都要爬起来,害怕别人留了言,我没有回复,对不起人家。

  中青报·中青网:最新出版的《我本芬芳》讲述婚姻困境,不少读者佩服你讲述和写作的勇气,你认为自己是勇敢的写作者吗?

  杨本芬:我觉得我很勇敢。到了这个年纪,如果我写那些用虚情假意拼凑出来的文章,没有多大意思。不如还是真实地反映一些生活中真正存在的问题,这也没有什么丢脸的。

  其实最早我并没有打算出版《我本芬芳》,我想“不要出不要出,别人肯定会对号入座”。但最后还是出版了,因为我觉得不管是中国的年轻人还是老一辈人,婚姻中可能都存在很多困境与困惑,很值得去思考,所以我勇敢地写出来了。

  在《我本芬芳》里,我想写的是一个女性的情感经历,婚姻中没有坏人,两个人都是好人,但是他们最后都没有得到幸福。很多读者看了这本小说,都说从中“看到了爷爷奶奶,看到了爸爸妈妈”(的婚姻),他们会产生同感。

  我不想写虚幻、套路的东西。我实打实地写,我实打实地真诚对待,别人才会真诚对待你的文章。

  杨本芬:讲句实在的,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挂了”。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一旦开始写,我就有了冲动,想赶紧把它写出来,所以就有一种用笔赶路的念头。

  那些事情太多了,印象那么深,都嵌在我脑子里。一提起笔来,我就能够哗哗哗地写出来。对于我而言,写作也不是有什么必要、明确的使命,而是觉得这些人物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推动着我把他们写出来。

  中青报·中青网:如今在南昌的家里,你拥有自己的书房,每天读书写作状态是怎样的?

  杨本芬:到南昌来以后我有了自己的书房。坐到书房里看书有点享受,书房有一排书架,但也放不下太多书,大概五六百本吧。

  我喜欢读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韩少功的《马桥字典》。我还看了很多外国小说,比如《安娜·卡列尼娜》《烟》《三个火枪手》《百年孤独》《红与黑》等。

  写作的时候我会专心致志地写。一般我每天早上6点钟就醒了,在脑子里计划、总结一下今天要写什么事情,起来后就开始写。但是我写不了多久脚就会痛,要拿热水袋敷着。这个日子也是度日如年,不过在努力活着。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东京一咖啡馆专治写作拖延症 下一篇:西安欧亚学院文化传媒学院高质量教学之线上探索:在云端带着微光奔向你